舊愛 專輯歌曲 潘高峰 專輯介紹

免費試用30天Kindle unlimited 電子書包月服務:https://amzn.to/2l0Pnl1

免費試聽30天Amazon Audible有聲讀物:https://amzn.to/2mysTZe

喜歡聽浪漫愛情故事?免費試聽Audible Escape一個月:https://amzn.to/2lE3Qnf

喜歡在線聽音樂嗎?免費試聽Amazon music Unlimited 一個月:https://amzn.to/2LAV03Z

舊愛】發行時間:2019-08-07

專輯歌曲:

1、舊愛

專輯介紹:

“靈魂訪客”潘高峰唱《舊愛》,是對時間的責怪

華語樂壇有一枚低調的“靈魂訪客”,他就是唱作才子潘高峰。

你可能沒有聽過潘高峰,你也可能在他為別人的創作和製作中聽過潘高峰,他沉浸在自己鍾愛的Future Funk和City Pop,音樂別具一格,現在有一個了解他自己和他所沉迷的音樂風格的機會,就是新歌《舊愛》。

“舊愛”可能是最愛,“復古”也可以成為潮流;“舊愛”可能是一個人,一段情,一層過往,但也可以是一種情趣,一種喜好,一種語境; “復古”可以是懷舊,是追尋,是耽迷,但也可以是執念,是創新。

潘高峰是1986年生人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正是Funk音樂在歐美大行其道的時候,偉大的Motown唱片孕育出偉大的Jackson 5和Michael Jackson,此外還有偉大的James Brown和Prince,耳濡目染中,這種音樂穿越時空,成為遙遠的東方一個北京少年的“舊愛”。

經歷夠《中國好歌曲》的《節奏愛》,經歷過張亞東發起的《Stage舞台》,潘高峰已經發行了兩張個人專輯,並且簽約到老狼執掌的“麥田音樂”,第三張完整的錄音室專輯正在籌備中,而《舊愛》,即是新專輯的先行曲目。

潘高峰說,​​新專輯最早的定名叫Vintage Love Story,也就是“復古愛情故事”,因為所有的歌都是圍繞著復古、時代和愛情的主題而譜寫,這是他最擅長的音樂類型和創作方式,而這種對複古或者說往日的追尋不單單是在音樂的音色和編曲上,更重要的是一種對單純和執著的追求。

單純和執著很重要,而Funk就是最需要這兩種最根本的機能,如果你聽一下《舊愛》這首新歌,你會發現詞曲、編曲、製作,包括吉他、貝斯、鍵盤等樂器演奏、採樣都是潘高峰一個人完成,這是何等的單純和執著?

如果你熟悉潘高峰之前的歌曲,可見他創作和錄製工作也都是自己完成,堪稱“一個人的樂隊”,除了樂器幾大件的十八般武藝,也需要超強的領悟力和融會貫通,用他自己的話說,畢竟創作是一項非常個人化的工作,《舊愛》這首歌所涉獵的樂器以及風格恰好都還在自己擅長的範圍裡,一氣呵成下來非常順利的。

如果你仔細看了《舊愛》的MV,就會發現特別把場景穿越回1986年,而Jackson 5的元素頻頻出現,潘高峰說為了這首歌的呈現,在音色的挑選上特意選擇了非常老的元年Fender Twin Reverb和元年的AC30音箱來錄製,甚至還特意購買了Yamaha DX和Roland juno106這樣的元年合成器來達到那個真正老音色的質感。

《舊愛》的MV是由中國搖滾樂先驅侯牧人的女兒侯祖辛執導,在劇情中設計了一個海報,由潘高峰最喜歡的音樂人或者樂隊,並且海報上的人最終可以在夢境裡替換為MV中演員所組建的樂隊人物,潘高峰最喜歡的音樂人其中就有Michael Jackson,而他的童年有Jackson 5正好就拿來作為“回到現實”部分的本體,最代表了潘高峰的夢想與回憶。

這個MV的設計非常精妙,一開始可能認為是一個“邂逅舊愛”的愛情故事,巧合的是侯祖辛和潘高峰同齡,不僅是侯牧人的女兒自己也玩音樂,所以更能志趣相投,所以《舊愛》的MV雖然只有短短5分鐘,卻是一個完整的故事,有非常情緒的故事線和意象設計。

《舊愛》不是狹義的“好久不見”,潘高峰所講述的故事更多的是關於時間和自己的關係,關於困惑和願望。 “舊愛,是對時間的責怪”、“如果能夠重來,我想選擇舊愛”,其實無論“舊愛”還是“復古”,說到底都是對現實的不滿,無論是人或物,都曾經愛過,但當下已不再。

潘高峰說雖然玩的是看起來時髦的Funk,但實際上自己是一個“老派”的音樂人。老派並不一定代表守舊,只是經典的影響太過深遠,“創新不應該是盲目的和表面的,應該是有根基的去表達和呈現”。但現在這個世界變化的速度太快了,在娛樂和商業精神的爆炸下,越來越多的碎片化擠壓,《舊愛》真的太需要傻傻的又執著的純勁兒。

誰會不想念“舊愛”呢? “如果上蒼能夠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”說起來已經陳詞濫調,但這個念頭仍舊在無數人心頭閃回,“如果能夠重來”或者“午夜夢迴”,寧願帶著記憶去穿越、去彌補、去享受、去改變。

出於這種執拗,潘高峰和侯祖辛在《舊愛》的MV中埋了兩個彩蛋,一個是開篇的英文對白,來自庫布里克的《2001:太空漫遊》裡HAL9000機器人的台詞,大意是機器人不會犯錯,之前也發生過類似的錯誤,都是人類自己導致的。第二個是最後的副歌裡有一句“Back to the future”中譯為“回到未來”,關聯了這首歌的風格Future Funk中的“Future”,同時作為一部同名電影。

是啊,如果真有時光機,你會對“舊愛”說什麼?不如我們重頭來過,還是相見不如懷念? 《2001:太空漫遊》有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,也有Pink Floyd;《回到未來》有Michael Jackson,也有Eric Clapton,音樂始終是最可持重的敘事烘托。即便是誰都沒有辦法戰勝時間,但是愛音樂的人卻可以通過音樂重溫“舊愛”,在音樂中“擁抱兒時的海”。

時間穿越到1986年,潘高峰剛剛出生;時間穿越到2003年,他開始組樂隊,從那個時候就開始玩兒Funk;再穿越到2010年,被張亞東老師選中參加一張音樂合輯的錄製,開始轉型成唱作音樂人和製作人。潘高峰說玩了16年樂隊下來,發現身邊一起堅持玩音樂的人會越來越少,大家也都越來越忙,為了生活而奔波,樂隊成員的更替越來越頻繁,逐漸變成了僱傭制。出於成本和時間的問題,潘高峰練就了現場一把吉他玩Loop的本領,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,本身也是“對時間的責怪”。

但時間畢竟留下了“舊愛”,也留給潘高峰“一個人樂隊”的三頭六臂。在音樂中,他可以肆意穿越,可以執著追尋,在這個走丟的年代重塑自我。

正是因為這份單純和執著,潘高峰的音樂越來越紮實,並且吸引到老狼的注意,去年八月獲邀簽約到太合音樂旗下的“麥田音樂”。 Funk和民謠本來是相差很大的類型,但老狼和潘高峰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更多的是彼此的欣賞、信任以及音樂上的尊重。

潘高峰說在專輯籌劃之初和老狼開會,他唯一的建議就是不需要考慮太多,放手去做喜歡的音樂,盡興的音樂。潘高峰說自己不是高產的音樂人,這十多年的創作方式多是自然而然有感而發,老狼的信任反倒是給了他責任感和使命感,可以更集中去構建專輯的概念性,激發出自己的創造力和表達能力。

《舊愛》只是開始,新專輯即將在十月發行,希望能給這個時代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聲音和感動。相信潘高峰可以,相信《舊愛》可以。把美好留給《舊愛》,“舊愛”也可以是未來,追尋“舊愛”就是追尋未來。

因為單純和執著,我們相信未來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